北京旅游景点联盟

chun梦夜夜缠身,四年前的阴婚鬼夫找上门,摸完我胸还说长大了空山白雨,阎王娶妻.活人勿视,百鬼回避!突然,犹如戏子唱戏

楼主:萌狼书书 时间:2019-06-25 20:02:49

快,关注这个公众号,一起涨姿势~

精彩瞬间

小说简介

chun梦夜夜缠身,四年前的阴婚鬼夫找上门,摸完我胸还说长大了空山白雨,阎王娶妻。活人勿视,百鬼回避!突然,犹如戏子唱戏的怪异声调响起,

?第一章 chun梦

“空山白雨,阎王娶妻。活人勿视,百鬼回避——!”突然,犹如戏子唱戏的怪异声调响起,木门嘎吱嘎吱的打开了。


? ? 我抓紧自己身上的被角,身体却僵硬得似乎无法动弹,浓重的睡意向我的脑海里面袭来,喉咙异常的难受,想要张嘴说话,却被冰凉的柔软猛地封唇!


? ? 湿润的舌尖在我的唇瓣打着圈,一点一点的咬住我的唇瓣,我吃痛忍不住微张开嘴唇,却被突然溜进来的舌头相互纠缠着,唇齿相依的感觉让我的双手不由得攀上他的肩膀,浑身软绵绵的像滩水软在他的胸前。


? ? 身上的白色喜袍轻轻的被人撩了起来,有着一双大手在我的腰间游走着,轻轻趴在我的耳边,一口咬住我的耳垂,向我的脖间里面吹着一口气,身体一下子打了一个寒蝉,却很享受这样轻柔的触感。


? ? 衣服被推到了胸前,灌进一大片的凉意,那轻微的酥痒感让我不禁弓起了身子,迎合着他的触摸,这种感觉怪极了,修长的两条大腿被他轻轻的分开,我不安的想要睁开眼睛看清他的容貌,却被一缕布条蒙住了双眼,只来得及捕捉到他左手拇指上的碧玉扳指。低沉性感的嗓音在我耳畔响起:“我会轻点的”


? ? 那双手好像带有魔力一般,所到之处,让我浑身都变得敏感不已,有些难受的从嘴里面发出呻吟的声音:“唔~嗯~~~”


? ? 坚挺滚烫的动东西在我双腿间不停的摩擦着,那种空虚的感觉,让我不自主的想要抓住,很难受,直到那个坚挺的东西一下子进入的我身体,那撕裂般的疼痛,让我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 ? ……


? ? 我赤着脚打开了房间的灯,确认刚才只是梦,我才稍稍放下心来。无力的靠着墙瘫坐在了地上,说到底,梦并非是梦,而是我十四岁那年真实发生过的。


? ? 我叫樊音,十八岁,如花蕾绽放的年纪。


? ? 外人都不知道我家的秘密,每当我们家有女孩儿出生,全家人的心情必定是沉重的,没有一丝的喜悦。那和重男轻女没有关系,只是因为多年前的人鬼契约,我们家世世代代的女子,都是要嫁给‘阴人’的。所谓阴人,压根就不是人,据说是地府的鬼。


? ? 记得小时候,我和爷爷奶奶住在偏远的小山村里,那里的人们把那个村子叫做渡村,我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只知道那里的人都相信有鬼神一说,附近的道士和尚和不少,村子里的风气到了连办喜事都要请道士或者和尚做做法热闹热闹的地步。


? ? 很小的时候,我见过我的小姑姑在夜里被强迫披上了白色的喜袍。没错,是白色的,和多年以后我披上的白色喜袍是如出一则。因为她嫁的不是普通人,不穿红色,必须是白色。脸上的妆容不算好看,而是诡异的看上去很渗人的那种,脸上被粉扑得白得吓人。


? ? 她是被绑着进了新房的,新房不像新房,倒像是灵堂,到处都是白色的布料,连‘喜’字都是白色的纸剪的。那一夜过去,小姑姑再也没有睁开眼,她的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布满了青青紫紫的伤,特别是下体那个部位,简直是惨不忍睹……


? ? 我们家的人和村子里的人来往甚少,就是为了不让这个世世代代都要执行的秘密被外人知道,奶奶说,一旦得罪了‘阴人’,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 ? 时隔这么多年,我还依稀记得当小姑姑的尸体被抬出房间的时候奶奶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落下的泪珠,那种无可奈何的眼神,在我十四岁的那一年又出现了……


? ? 和小姑姑的尸体一起被掩埋的还有婚前‘阴人’送来给她的信物,听奶奶说每次的信物都不一样,因为并不是嫁给同一个人。每当我们家有女子快到十四岁,信物就会凭空出现,那时候,全家人的神经都会紧绷起来,并且开始准备婚事,为此,我对信物的事记忆犹新。


? ? 小姑姑收到信物是一枚翠绿色的戒指,透着阴森的光,而我收到的是一块白色的玉佩,上面的图案是龙。我清晰的记得,那块玉佩我没有从那间小屋带出来。


? ? 我是唯一一个在和‘阴人’结婚之后还能活到现在的,过去我们家的女子在和‘阴人’婚配之后活不过半年,更多的是在新婚之夜就死掉了。那噩梦般的一晚之后,我被爸妈带到了现在的城市生活,就是为了摆脱那个村子噩梦般的过去。四年了,我以为我能忘了,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忘掉自己跟‘阴人’结过婚……可最近我老是会梦到那晚发生的事,连续半个月了,我快疯了!


? ? 刚才梦境里的一切都那么真实,就好像一遍一遍的在重复演练,那冰凉的触摸,还有那撕心裂肺般的疼……


? ? 房间的门被敲响,我惊得整个人都弹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差点把我吓个半死。妈妈担忧的声音传来:“小音?你没事吧?”


? ? 听到妈妈的声音,我放下了心,正要去开门,却看见当初被我留在村子小屋的玉佩就安静的躺在门前的地板上!我吓得惊叫出声:“啊——!”


? ? 妈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我惊恐的样子,她不解的朝地面看去。当她看到那块玉佩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僵硬的。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这玉佩……可能是我不小心带到这里来的吧,没事,我拿走它,你好好睡觉。别相信疯老婆子的话,这世上没有什么鬼神。”


? ? 妈妈口中的‘疯老婆子’是我奶奶,当初发生的事,家族里的人是背着我妈进行的,她念过大学,不信鬼神,但我们家的人都深信不疑。收到信物之后,家里的长辈就把我妈骗走了,我爸知道这件事,他大概从记事起就清楚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他选择妥协。


? ? 后来我妈疯了一样的找到我,把我从那间挂满了白布条的小屋子里抱了出来,那时的我,经历了打击和惊吓,整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呈痴呆状。


第二章 信物

那玉佩本来放在床头,妈妈在抱走我的时候不小心把玉佩弄掉在了地上,我听到了玉佩接触地面时发出的声响。妈妈那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她大概知道那是什么,没有理会,直接带着我离开了。这件事不光成了我的噩梦,大概也是萦绕我妈妈至今的噩梦,这四年来她不允许我爸和家里人联络,她很透了樊家的人,跟我爸隔三差五的争吵也多是因为愤恨我爸当初联合樊家的长辈一起骗走她。


? ? 这原本应该在村子里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尽管妈妈有意安抚我,说是她带到这里来的,可我还是不信,她当时并没有把玉佩捡起来,天才刚蒙蒙亮她就带着我离开了村子,怎么会带走那块玉佩?


? ? 妈把玉佩捡起拿走了:“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叫妈妈。”


? ? 妈走后,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不敢关灯,不敢闭眼。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学校走去,要高考了,我不能因为这件事分心,能不能考上好的大学预示着我未来的路怎么走。


? ? 虽然还是早上,阳光已经开始炙热起来,整座小城像是刚被放在了蒸笼里,温度在渐渐的上升。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被窥探的感觉很不舒服。我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人,这个时间,大多都是上班族和学生党在活跃。


? ? 走到校门前的时候,突然从一棵树上窜下来一直浑身黝黑的猫,它怪叫一声站在不远处盯着我看,绿油油的眼睛仿佛能洞察一切。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它看我的眼神那么的怪异,不像一只动物……


? ? 我战战兢兢的从它面前走过,它竟然就那么安静的看着我,没有躲开,目光一直没离开过我!


? ? 以前听奶奶说猫是通灵的,黑猫是其中之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昨夜的事已经让我整个人都敏感起来。


? ? 加快脚步走进了学校,大门口的保安老头儿意外的跟我打招呼:“音音……来了……”他的声音沙哑难听,语调缓慢,就像硬生生的卡在喉咙拼命挤出来的一样,我有些纳闷,在这里念书快三年,我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他为什么会跟我打招呼?还亲切的叫我音音?


? ? 保安老头叫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他六十多岁了,身材瘦小,皮肤已经有些皱巴巴的,以前见他精神头很好,但是今天脸色明显很不好,白得吓人。


? ? 出于礼貌,我‘嗯’了一声继续往前走去,突然又听见了猫叫,我回头看去,保安老头正抱着之前从树上窜出来的黑猫,他和猫一起盯着我看,眼神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 ? 我心跳加快了不少,拍了拍自己的脸,提醒自己别太敏感了,那黑猫应该是保安老头头养的,仅此而已,尽管我之前并不知道他养了只猫……


? ? 到了教室,本以为有不少人在温书了,要考试了,大家平时都很拼命,但今天特别奇怪,已经来了的十几个人都呆呆的坐在座位上,书放在课桌上根本不看,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呆滞。


? ? 我有些狐疑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前排的男生赫源突然转过头对我说道:“我快死了……”


? ? 我皱起了眉头,心里泛起了一股厌恶的感觉,他其貌不扬,平时不学无术,而且比较恶劣,动不动就缠着我说一些荤段子,说一些并不好笑的笑话,像块膏药,甩都甩不掉。不知道他又在开什么莫名其妙的玩笑。


? ? 我懒得理他,拉开了书包的拉链,刚把里面的书拿出来,我整个人都愣住了。书包的最底下,那块雕刻着龙的白色玉佩静静的躺着,我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浑身都在颤抖。


▼点击阅读原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